标志

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征文

010-57238312   17319429173

文采传香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采传香

她很远

作者:杨狄熳   学校:   奖项:一等奖


分享到:分享

    离别只不过是在一个和往常一样的早晨,有些人留在了昨天,没有长亭古道,更没有劝君更尽一杯酒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    春雨出生在农村,她生得漂亮,纤长的眼睫下有双紫葡萄般乌黑透亮的眸子。樱桃般的唇如点缨,肤苦凝脂。

    村里人都稀罕她,大概是“物以稀为贵”罢,都争看想让春雨做儿媳。还时不时的给春雨家送些礼品去。

    自打小起,春雨便听着父母亲给她讲“三从四德",他们试图将这思想在她脑海里相深蒂固,却不然,春雨对这东西极不乐意,迫于顽皮而罚跪,她只得装出一幅乐意样。

   春雨最喜欢的,是在春日下看沥沥的小雨时,遂着北风,奔跑在坑洼的田野里,大喊着: "春雨喜欢春雨!”

   事过境迁,倏忽而逝,轧过岁月的斑珀,春雨长大了,到了嫁人的年纪,父母亲只认她是个眼钱货,为了给哥哥还债,谁家彩礼给得高,就把春雨家给谁。

   “你这个赔钱货,让你学女德,还跟我叫起板了!你哥还外面赌输了钱,你不嫁,我们哪来钱给他还债啊!”

   “妈!我一—”春雨话音未落,母亲一巴掌打在她脸上,边打边骂着,羞辱着春雨仅剩的自尊心”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,滚啊,你个打不死的!”

   紫红的伤痕在她温婉的皮肤上,分外显眼,纵横交错而深浅不一的疤,被一次次打开又愈合,她在这没有光,没有希望的小破屋里,度日如年。

   她试图拿屋顶的瓦片割腕,却被正在商量彩礼的母亲吼住,母亲掐着她枯柴的腕,如待宰的羊羔的一般,谄笑着对不怀好意的男人说:"这是我家的小畜,只要彩礼够,就一定卖给你,春雨瞪大眼,随即黯淡,命运被厄锁,希望只剩渺茫,她瘫在木板小床上,闻着屋内霉酸的味道,只剩眼泪顺着太阳穴浸湿耳后。

   那晚,春雨走了,拿看她从床缝只扣出的几十块钱和漏破的衣服,坐上摇摇晃晃的,充斥着酸臭的大巴车,离开了, 她进城去了。

   望着高楼大厦和踩着高跟鞋的女人们,一股从未有过的新鲜感涌上心头,春雨的眼里,充盈着满是期望。

   她带着一口浓重的乡音,带着空白的资历,试图去找一份能交起合租的工作。

   “对不起,我们不招女性。”

   “回去等通知吧!"

    一次次被回绝,她内心的希望被点燃又冰凉。终于,在一家不知名的小公司里,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眼神说:“小妹妹,会晚陪我去个商谈吧,我看你不错!"

    春雨兴奋得盈盈笑脸,她咬咬牙,买下了那双从未穿过的高跟鞋.却未想,自已落入了一个深渊之中.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她惊谔得发现,自己正裸露着躺在一家小旅馆里,顿然,她明白遭受了什么。她混身疼痛,无声地,嘶哑着,让眼泪一纵纵地流下。

    她不能再忍了,心里防线被一次又一次的击碎,她发病般跑上天台,被春雨淋得透湿,将雨水与眼泪混在一体,外身一跃。

    春雨,它很近,近得砸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春雨,她很远,她远去了,无声无踪再无生息。


上一篇
下一篇